床护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床护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刘勃麟怀才不遇的阶段已经过去了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0:18 阅读: 来源:床护栏厂家

刘勃麟:怀才不遇的阶段已经过去了

第一财经日报:“光和眼睛的距离”系列中,照片中的这盏灯,以前似乎没有出现过?  刘勃麟:还真没有出现过。我写过一篇文章,提到《圣经》里关于光的那句话,因为现在人类文明的发展存在很多问题。

日报:是想说当下大家仍然生活在混沌或者说黑暗之中?  刘勃麟:差不多。  日报:照片中你的角色就很值得玩味,仿佛是一位光明使者。  刘勃麟: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解读方式。前期我还有过盘腿的姿势,也有趴着的,但是到了创作的中期,我都是站着。这次我希望找一个动作来突破自己,觉得灯可以照亮世界,带来温暖。  日报:这个系列的每个作品,需要多少创作时间?  刘勃麟:准备这个展览的初期,我们做了大量的选择(网站和图片)的工作,大约70%的时间都在做这个工作,时间特别紧张。很多助手连夜赶工。  日报:是否曾有人认为你的这整个系列的创作是在制造一个奇观?形式感太强了,社会现实的表达上反而会有所削弱?你早期的创作与个人经验直接有关,比如索家村的拆迁。你做过关于下岗工人的系列,在本应归他们所有的环境里,这些工人反而成为消失的人。  刘勃麟:没有(人这么说过)。我想的就是照片本身,我更注重颜色本身。  个人在成长中,考虑的问题不仅仅是国内了。最初创作是有感于环境对个人的压制,怀才不遇,有那种劲头。现在看来那个阶段过去了,有作品,也有地方展示。现在经常在国外做展览,与国外艺术家交流。我发现有很多非常“地方”的艺术家,他们什么也不管,只是把自己的创作做到最好。但这类艺术家只能代表他的国家,和全球没有关系。优秀的艺术家是全人类的,质疑的东西应该更广泛,能让更多人思考你的创作。互联网+时代,怎么可以说自己是非常“地方”呢。  日报:视野的拓宽,会不会导致失去对具体、细微的事件和个体的关注?  刘勃麟:我关注群体,关注感触到的人、事件。同一件事面前,10个人有10个不同的观点,随着时间变化,每个人的观点也会有变化。创作的时候,经过层层筛选,最后做的都是不得不做的。  日报:你的创作,初期有明显的介入社会的取向,但慢慢地形式和视角有改变。  刘勃麟:更开放,人文关怀比原来更宽广了。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