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护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床护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十年海外生活变化大

发布时间:2020-07-13 11:13:56 阅读: 来源:床护栏厂家

“我就是想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32岁的林悠辞掉了北京稳定的工作,决定去美国留学。

亲戚朋友都很反对,认为她是在逃避大龄未婚的剩女尴尬。“青春很短暂,如果现在不出去,这辈子都没法实现这个愿望了。”林悠笑着说。

两代人的留学心态

十年前,林悠毕业于北京一所重点大学,成绩优异的她被保送读研,毕业后找到了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留学的事情就此搁置。

六年的工作经历,让林悠拥有了丰富的业内经验,也让她更加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坐在英语培训机构的课堂里,林悠发现,周围几乎都是90后的面孔。方晓延是她在班上的同桌,这个17岁的大男孩来自北京著名的人大附中,刚上高一就开始积极筹划出国考试了。

一脸稚气的方晓延,调侃着告诉林悠,学校里流传着这么一句玩笑话:“少壮不努力,老大上隔壁”。在方晓延看来,出国或者赴港深造,才是尖子生的最高目标。

林悠回想起自己的中学时代,那时大家都爱看一本畅销励志书,讲述一名高三女孩如何被哈佛大学录取,这是当时轰动全国的“传奇”。

而如今,对于这些90后的孩子来说,出国读书是顺理成章的事,早已稀松平常。

林悠不禁感慨,时代真的变了,世界变平了。新一代的中国学生,正在用更开阔视角观察这个世界,以更平等平和的姿态融入这个世界。

留学投资:给头脑“充电”

留学是人生一笔昂贵的投资,必然会考虑到回报。林悠坦然的说,“我花的是自己的积蓄,不给父母增加负担。我承认,短期内很难把这几十万赚回来,这也是很多人反对我留学的原因”。

但是,林悠认为,回报包括很多方面,比如换到一个自己更喜欢的环境,国外优质教育对自己的整体提升,以及出国带来的种种没法预料的机会。

在林悠看来,毕竟,没有一种选择是在你选择之前就能保证选择的结果,如果是那样,这也不叫作选择了。

而在方晓延眼里,花父母的钱出国读书更多的是一种动力。为送他出国深造,年过七旬的姥姥、姥爷主动提出,卖掉一处市中心70多平方米的老房子。他们说:“女儿因为文革被耽误了,现在教育条件好了,要让外孙实现全家人的出国梦。”

国际化的视野、多元化的学习方式、自由的大学氛围,以及不同国家学生的思想碰撞,都是方晓延家人考虑的重要因素。

方晓延把视线锁定在了美国排名前十名的常青藤名校,一年学费大概3万到4万美元,生活费一年1万美元左右,折合人民币,四年将近150万元。

“十年前,这笔钱是个天文数字,我们想都不敢想。现在房子和人民币都升值了,用一套老房子,就能换来儿子更好的教育机会,这个投资绝对是值得的。”方晓延妈妈说。

近30年间,我国出国留学人数年均增长25.8%。目前在外留学人员总数已突破110万人。

和林悠、方晓延一样,“接受国际一流教育、熟练运用一门外语、出国充电增加就业砝码、日后在国外工作定居”,这些都在促使出国留学的青年人不断增加。

就业回报:取决于“实力”

学社会学的袁资从美国硕士毕业回国后,顺利找到了一份美国电视台驻中国记者站的工作,他每天的任务是帮助美国记者联系中国的采访对象。

一年下来,袁资接触最多的人群就是“海归”一族。“出国的投入和产出到底值不值,是我听到的关于留学最多的争论”。

“我接触到的海归,两极分化很明显。既有北大清华高薪特聘的长江学者,也有富二代到国外过混日子的。”袁资说。

“中间阶层的人往往最纠结,他们既没有名校高学历的光环,也没有学到真正有含金量的技术,回国很难找到中意的工作,有的即便找到了,也要和国内毕业生一起竞争,从低层职位从头做起”。

留学生面临的是一个日渐庞大的竞争群体。袁资说,他认识的很多人就成为了海归贬值的牺牲品。原本为了升职而出国进修,却在回国后发现,与他一起竞争的海归越来越多,自己连原来的职位都应聘不上了。

李锐就是袁资在一次采访中认识的海归硕士。28岁的李锐读完历史学的硕士回国,发现想在国内高校谋到职位,都要有博士学历,甚至是名校博士。而小一点的文化公司,他又看不上,进退两难。

李锐半开玩笑的告诉袁资,“我这一年可没少参加电视台采访,都是关于海归找不到工作的。”

最让李锐感到沮丧的是,国内有些面试官对海归不但不重视,反而还会有些排斥。留学原本是他简历上最昂贵的加分项,可每当他侃侃而谈在国外的经历时,面试官就一脸不耐烦的打断他:“除了会说英语,你还有其他优势吗?”

这并非是李锐选了冷门专业造成的。根据最新发布的一份对7000多名海归调查所得的《海归就业力报告》,如今,海归的起薪一般在3000元左右,58%受访者的工作职位是普通员工。

当被问到是否后悔做了留学的选择时,李锐淡定的说,“找工作最焦虑的那段日子,我后悔没在英国积累更多的实践经验。对出国留学本身,我从没有后悔过。留学的一年里,我经历了美好的事情,我很珍视这些无价的收获。”

近两年,回国人员数量增速更加明显,增长率超过50%。截至2010年底,我国留学回国人员总数已达63.22万人,预计“十二五”期间,留学回国新增人员将达50万人以上。

在袁资看来,“出国值不值”不应成为困扰留学生做出抉择的难题。今天的留学生就是市场上流通的商品,商品是没法给自己定价的,一切要看市场的评价。而且,投资教育的附加值有时是一笔受益终生的财富,不能仅仅用短时间内的金钱回报去衡量。(中国网,记者 刘金阳)

延安订制职业装

天津定制西服

柳州定制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