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护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床护栏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司机见闻录之长尾巴的孩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24:01 阅读: 来源:床护栏厂家

在我十四五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虽然我十分确定以及肯定,我真真切切的经历了,可是直至今日我说出这件事情,依旧是没有人相信。

在我十四五岁时候的一个夏天,父亲的一个同事生病做了手术,回到家里休养,于是我父母便去那个叔叔家里看望病人,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我家的隔壁也是我父亲的同事,于是两家人便一起去看望那个生病的叔叔。而我隔壁那个叔叔的孩子在市里上高中不在家,两户人家只有我一个人。

写完作业之后,自己弄了点剩饭剩菜吃,吃完了我就坐在炕上吃爆米花看电视,不要多想,不是现在看电影吃的那种爆米花,而是农村最原始的那种,我们当地俗称就是崩爆米花,崩的时候轰天震地的一声响,还伴随着一股白烟。因为这种爆米花特别怕潮,所以我妈就弄了个装麦乳精的大罐子装爆米花,而剩下的爆米花则用袋子装好,把口扎的紧紧的,每天往罐子里倒的时候才打开,这样爆米花就能保存很长时间。

那天大人们去了很久,一直没有回来,不知不觉天就擦黑了,我就关上门继续看电视。看了一会儿,我突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我以为是父母回来了,就喊了一声,可是并没有人搭理我,我就伸头往外屋看过去,结果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孩子爬着进了我的家里,这可把我吓坏了,这孩子长的倒也普通,就是身后拖着一条尾巴,让人怎么看都别扭。

我在炕上看到这一幕,吓的就爬到了炕梢钻进了炕琴里。这里给大家普及一下,炕琴不是乐器,在东北的火炕上,有一种存放被褥的家具,就叫做炕琴,一般用来存放被褥,也有些家庭用来存放衣物。

我也不敢往外看,只能把炕琴里的被褥往自己身上盖,把自己盖的严严实实我才放心。虽然看不到外面,但是我能听到声音,那个小孩儿好像已经进屋了,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不一会儿,我就听到爆米花的盖子被打开的声音,因为每天都吃爆米花,这个声音对于我来说太熟悉了。

“嘎嘣嘎嘣”嚼爆米花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在炕琴里吓的直哆嗦。不过转念一想,会不会是村里谁家的孩子来我家偷爆米花吃?于是我就从炕琴门的缝隙中看了出去,只见那个小孩儿趴在炕上吃的正香,尾巴摇来摇去,就好像找到好吃的的狗一样。只看了一眼我就不敢看了,因为我非常确定,这个孩子绝对不是我们村子的,因为村里的孩子我都认识,根本就没有长这个样子的,更别说还拖着一条会摇摆的尾巴。

于是我就在炕琴里藏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后来我父母回来,发现我不在家,我母亲还以为我出去玩儿没回来,我父亲说孩子晚上不能跑远,可能在哪里睡着了,于是他俩在家里找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在炕琴里找到了熟睡的我。

第二天我就生病了,高烧不退,我父母带着我去镇里和市里看了好几家医院,打针吃药花了不少钱,也没见任何好转。最后我奶奶知道这件事了,于是跑来我家,在得知好几家医院都治不好之后,我奶奶便说这事交给她了。

奶奶说我这是丢魂儿了,于是就满村的给我叫魂儿,又是烧纸又是往我枕头底下放邮票,还用白酒往我脑门上点。我爸不太相信这一套,见奶奶这么折腾,于是就又带着我去市里看病,可是来来回回都病了一个多星期了,也没能见好,奶奶卖力的叫魂儿,也没能把我的高烧叫下来。最后奶奶也没办法了,就去找她们镇里的一个能人,这人专门给小孩儿治病。

我奶奶打车把那人请来了之后,那人看了我一会儿,二话不说就给我胳膊上扎了个小口子,从里面挤出来几滴血,把血抹在黄纸上,告诉我奶奶晚上去村南边十字路口烧了就行了。我奶奶就问到底是咋回事,这人也不说,连钱都没要就走了。当天晚上,我母亲和我奶奶一起去村南边的十字路口把纸烧了,到了后半夜,我的体温果然降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就能自己吃饭了,虽然不能跟以前一样活蹦乱跳,但也恢复的很好,毕竟已经病了一个多星期了。我父亲带我去市里做体检,怕我这一个多星期发烧,烧坏了脑子或者肺子什么的,可是检查结果都很正常。

我母亲和我奶奶买了不少东西去答谢那个给我治病的人,可是对方根本就不见我奶奶和我母亲,也不要东西。我醒过来之后,就把我看见那个小孩儿的事先对我母亲说了,我母亲就嘲笑我,说我肯定是病糊涂了。我又去跟我父亲说,可我父亲本来就不太相信这些事情,他认为我病好只不过是碰巧被那个人遇到,也可能是在医院不断的治疗有了效果,而对于我说的那个小孩儿,他也总是一笑了之。

我就跑去跟我奶奶说,没想到我奶奶也不相信,还说,她活了大半辈子了,就没见过谁家小孩儿长着尾巴。我就说那可能不是人呢,万一是个鬼或者啥修炼成精的东西呢,我奶奶就哈哈大笑,说哪来的那么多成精的玩意儿,让你在家坐炕头都能看见。

后来机缘巧合,我认识了一个出马仙朋友,我就把这件事跟他说了,原本以为他会相信我所说的,也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可是让我郁闷的是,居然连他都不相信我说的话,认为我真的可能是当时病糊涂了,意识模糊的时候出现了幻觉。或者像我父亲说的,我是发烧把脑子烧坏了。因为他说在他当出马仙的这些年里,从来没听说过我描述那个样子的怪物,更没听说过谁家的鬼怪会专门跑去别人家里,就为了偷吃一点爆米花。

自由之战单机版破解版

我的便利店下载

战天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