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护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床护栏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成都探路农地经营权抵押风险把控仍待完善

发布时间:2021-01-21 15:43:15 阅读: 来源:床护栏厂家

成都探路农地经营权抵押风险把控仍待完善

成都市农村产权抵押融资风险基金设立4年来,3000万资金池至今未有变动。成都市统筹委相关负责人2月20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意味着成都自2010年开展的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业务以来,尚未出现一笔坏账。  成都于2010年开始进行农地经营权抵押贷款,第一宗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为崇州杨柳土地承包经营权股份合作社的29户农户以101.27亩土地、5年承包经营权作为抵押,从成都市农商银行崇州支行获得了用于农业生产的16万元贷款。  为分担金融机构风险,让更多金融机构愿意开展此业务,成都市和各(区)县政府按一定比例出资设立成都市农村产权抵押融资风险基金,具体操作方式是当债务履行期满,抵押人未清偿贷款时,抵押权人(商业银行)可与抵押人协商,以抵押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再流转所得价款受偿,若发生损失,农村产权抵押融资风险基金将承担80%的损失,剩余20%由银行承担。  金堂县统筹委经济发展科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该县自2011年开展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以来,一共发生了7宗贷款业务,共计2600亩土地获得来自成都银行金堂支行,成都农商银行和金堂汇金村镇银行的共计800万元贷款,但贷款人并非普通农户,而是土地流转后进行规模种植的农业大户。  但参与上述业务的银行界人士仍担忧:第一是经营权并非实物,监管上将有难题。第二是农业行情变化大,若贷款人违约跑路,土地承包权属于农民,银行只能依靠经营权二次流转收益,不确定性太大。而且在流转市场不完备的情况下,以土地经营权作为抵押,其变现率是比较低的,影响银行信贷投放。  银行这一担忧使得金堂县7宗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差异较大,如有200亩地贷了200万,也有一宗涉及495亩土地的贷款却仅获得30万。上述负责人称,银行在对农地经营权进行评估时,将考虑农地所发展的具体产业、贷款人资金状况等。  但有分析人士指出,政府主导模式下的农村产权抵押融资风险基金,或引发抵押人的恶意坏账风险,导致最终政府买单,此外该基金容易成为政府控制农村产权的工具。  成都市统筹委相关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政府确实存在上述担忧,但3000万的资金池并不大,银行在放贷前的审核期也会考虑此因素而严格审核,“从目前来看成都市农地经营权抵押贷款的偿贷情况都很良好,尚未有风险情况发生”。  在成都市推行农地经营权抵押贷款4年后,《四川省农村土地流转收益保证贷款试点工作方案》在2014年1月发布,四川省范围内将有更多的县市开展上述业务,与成都市所不同之处在于,该方案在风险防控方面并非为政府兜底:“如借款人不能按时偿还金融机构贷款,由融资性担保公司代为偿还金融机构贷款,融资性担保公司代偿贷款后,可将获得的土地经营权阶段性再流转,收回代偿本息后,土地经营权退还给借款人。”  成都市统筹委相关负责人称,在成都的操作中,也会引入担保公司制度。而且在前期主要为政府背景的担保公司,目的同样是为商业银行降低风险,引入其入场。  高华证券研究员马宁认为,风险把控制度的完善,将有利于提高中国农户贷款渗透率。数据表明,虽然农业对GDP的贡献达到8%,但2013年农户贷款与GDP之比仅为8%,而消费者和企业贷款与GDP之比为119%。  但马宁称,此项业务仍将遭遇诸多挑战,包括,与住房抵押贷款不同,农地经营权通常期限较短,而且银行难以评估此类权益的价值;尚在发展中的农业保险或许不足以降低农民收入的波动性,而后者将是农民还贷的主要资金来源。同时,因为农民需要支付担保费用,其融资成本相对较高。而由于需要涵盖广阔的农村地区,银行的农户贷款业务难以形成规模。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