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护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床护栏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东方富海程厚博未来PE将优胜劣汰有土壤才有腐败

发布时间:2020-03-11 12:43:45 阅读: 来源:床护栏厂家

东方富海程厚博:未来PE将优胜劣汰 有土壤才有腐败转载创业邦导语: 近日,深圳东方富海总裁程厚博接受了清科独家采访,谈到东方富海正在计划募集一个5000万-1亿美元的外币基金,该

近日,深圳东方富海总裁程厚博接受了清科独家采访,谈到东方富海正在计划募集一个5000万-1亿美元的外币基金,该基金将会更加注重投资一些相对早期的项目。

只要把投资的阶段前移,稍微早一点的项目就有机会。对于美元基金投资的定位,程厚博如此解释,这支基金中很大一部分项目将会以中外合资的方式投入到中国内地的成长型中小企业,这些项目希望未来在中国创业板或者中小板上市。这种项目没人抢,我们可以仔细的看,仔细的挑,容易找一些好的项目。程厚博介绍。

对于目前多家PE进场投资领域,PE市场比较混乱现象,程厚博表示只是行业发展过程中的正常现象,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不太专业的PE会有吃亏上当的时间,他们或者在交学费之后变得专业、成熟,或者随着时间慢慢消失。

谈及对投资市场的影响,程厚博表示当前影响还是很大。尤其是对Pre-IPO的项目,他形容你在尽职调查、商务谈判的过程中,半路不知什么时间会杀出一个竞争者,他们或会出一个高价钱,或什么保护性条款都不要,只要公司说准备上市我就投资。为什么现在市场里面有20倍、30倍的市盈率,就是这样造成的。

PE腐败无疑是近期的热门话题,程厚博称,所谓的腐败是要有土壤才会有腐败,是管理体制存在着腐败的土壤。

以下为采访实录:

美元基金将关注更早期项目 中外合资投资有机会

清科:日前曾有消息表示东方富海正在募集一支美元基金,目前这支基金募集的情况如何?

程厚博:我们正在计划募集一个小规模的美元基金,在5000万-1亿美元之间。在投资上跟以前的方式不一样,会更多元化,且投资的阶段前移,不像以前的外币基金,一定要投资境外上市的项目,而这种符合境外上市的项目数量相对较少。

目前Pre-IPO的项目竞争激烈,外资投不进去主要是因为外资进入后,企业性质变成中外合资,这样一来上市的程序就麻烦多了,不仅要到商务部、外管局等部门审批,关键是这些手续的时间无法控制,长则半年甚至更久。一次,Pre-IPO阶段的企业索性就不让欢迎外资进来了,他们引进内资投资者,立即股改,再经过三个月的辅导验收就可以报材料申请上市了。

我们认为外币基金在国内的投资机会,只能把投资的阶段前移,投资稍微早一点的项目。我们希望这次募集的美元基金中很大一部分是以中外合资的方式直接投入到项目企业中去,培育这些企业未来在中国创业板或者中小板上市。这样也就不用担心商务部的条文、或其它在境外上市的种种困难障碍,这种项目没人抢,可以仔细的看,仔细的挑,因此容易投资一些真正有成长潜力的好项目。

外资的基金期限比人民币的期限长,人民币基金一般是5?年,外资一般是8-10年,这也是外币基金投资较早期项目的一个优势。所以只要心态放好,这就是个很大的机会,这样我们也觉得投资的压力没那么大,也能调整好投资心态。

清科:用中外合资基金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吗?

程厚博:因为这些较早期的企业对上市时间没有急迫要求,他们真正比较需要发展资金,因此,这些企业主要考虑的不是速度上市,而是公司发展、资金需求和其他方面的帮助。

清科:这样的企业好找吗,会在哪些行业比较有机会?

程厚博:机会比较多,而且投资这些企业最终的收益估计也会比较好,因为投资价格比较低,企业成长性也好。未来的行业选择可能会变,基本上跟着市场的要求走,比如国家产业政策的导向,或证监会对企业上市的要求导向,像自主创新技术、新能源、健康教育、先进制造业等国家都很支持。

清科:目前这支美元基金募集的进度如何?

程厚博:目前很多家LP表示兴趣和意向,但是没有最后确认。从意向上看可能远远大于我们拟定的募资规模,我们还是希望控制在一亿之内。

我们想先尝试一下,我们本土的团队管理外币基金也没有很多经验,比如在境外上市这些方面肯定与红杉等外币基金的团队有差距,我们还要加快努力学习、实践。

我们这几年自己募资,也碰到形形色色的投资人,总体上说,外资的LP相对比较成熟,基本比较了解这个模式,我们不会在这上面花太多精力。选择LP方面我们希望投资取向和策略方针要达成一致,现在外围的资金还是很多的,就看能不能沟通的好。

第三支人民币基金年底开始募资 资金量受出资人数量限制

清科:第三支人民币基金目前募集的进度如何?

程厚博:我们已经在做准备了,因为我们约定前一个基金投资量达到70%就可以募集下一个基金了,第三支基金估计年底开始募集。目前计划募集10亿-15亿的金额。

国内设立基金也有一些麻烦,像一个合伙企业最多不能超过50个出资人。募资规模大就对每一份出资人单笔数额要求很大,很多人就跨不到这个线上。例如,募集15亿元,如果把GP除掉,最多只能有49个投资人。49个15亿元是什么概念,就是最少每个投资者要出资3000万或以上。除非是有一些投资量超过二、三亿的投资人。

清科:有没有可能去找国开行,社保基金进行募资?

程厚博:我们现在也在琢磨这件事情,如果要上规模的话,最好是有社保、国开行这样的机构参与进来。第一个他们有一定的号召力,第二个可以扩大规模。

多家PE进入搅乱市场 Pre-IPO项目受较大影响

清科:据清科数据显示,一季度PE人民币基金募资高于美元基金,业内有评论称整个人民币市场呈现基金募资金额大,参与人民币基金机构多等现象,对此您怎么看?

程厚博:现在不完全统计的资金量已经很大了,几个人就可以做一个投资公司。把这些都算上机构数量肯定超过外资了,外资可以看到就是那几家,人民币好多都是不知道的。现在的资金规模我觉得人民币也未必比外资少。

清科:这么多非专业的PE进入,是否会搅乱资本市场?

程厚博:会啊,现在就比较乱。硅谷天堂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执行总裁鲍越做了个统计,估计中国大大小小有3000多家投资公司,一家投三个公司可能就有上万个企业,上万个公司每年上市二、三百家,要上几十年。具统计中国的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是三年左右,这些项目中只有少量会有很好的发展,因此大部分项目是不能上市的,甚至会死掉,这对投资机构就是一个考验,非专业的PE自然在这个过程中吃亏上当机会要大一些。他们或者在交学费之后变得专业、成熟,或者随着时间慢慢消失。

清科:是否会对找项目有影响?

程厚博:对Pre-IPO的项目有非常大的影响,但如果投资中早期的项目就没太大的影响。一旦哪个项目快股改上市很多机构就来了。你在尽职调查、商务谈判的过程中,半路不知什么时间会杀出一个竞争者,他们或会出一个高价钱,或什么保护性条款都不要,只要公司说准备上市我就投资。为什么现在市场里面有20倍、30倍的市盈率,就是这样造成的。

清科:之前提到过东方富海有20%做早期,现在是不是还会按照这个比例往下做?

程厚博:美元基金做了调整,或许投资早期的比例更大一些。人民币投资早期项目我们一直在坚持,而且有可能会增加,后期项目抢的越来越不好做了,越抢风险越大。

老团队新基金投资目标更明确 成功基因看团队和指导思想

清科:东方富海也是老团队、新基金,在您这么长投资生涯中,您觉得现在做投资与以前最大的区别在什么地方?比如在看项目的观念和操作?

程厚博:当然现在更加有经验、目标更加明确了。我们有一个核心的价值理念,就是主要判断企业的本质,不存有其它的侥幸投资心理。另外,现在对市场定为,对上市的要求,都更加明确了。当初只有一个主板市场,现在有中小板,有创业板,每个市场有不同的要求,如创业板提倡的是创新、高增长、高科技等。那时候能上市的概念是主板,现在又多了中小板、创业板,有个好处就是有些公司培养主板上市还是很遥远的,但是培养到创业板,因要求的规模小一些,眼睛看得见。

我们的偏好项目一直没有很大的项目,过亿的项目不是很多,收益说我们是VC更准确一些。

清科:在您看来,一个机构要在行业内长期发展最重要的基因有哪些?

程厚博:一个是人的组合,必须是要有业务能力的团队,这是必须的条件;第二个公司的指导思想很重要,有些是比较进取的,还有一些是稳健的。我觉得如果是要长期发展,还是要相对稳健,在具体的操盘过程中,要把风险控制放在第一位。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控制风险的方法是综合性的,不是一句话或者一个点,从开始选项目的投资过程,到最后项目的增值服务和上市都会有风险。所以我们的风险控制是全流程的。说起来好说,做起来难做。

我们以前在公司内部是不设风控部门的,风险控制就是直接贯穿于投资全过程的,但是我们募资以后也设立了一个风控部门,对我们投资全流通过程进行控制。控制成立小组是不是规范,投资经理有没有按照流程去做,每一个环节是不是都做到了,看过程有没有规范化,主要是程序环节控制,而不是实质内容的控制。

清科:陈总之前提到过谨慎投资互联网和媒体,会把重点转移到能源消费和清洁科技,从上半年投资来看是不是再往这个方向走?

程厚博:互联网里面还是主要投资比较实的东西,能跟传统的结合,新能源项目我们也在重点关注,电池隔膜及材料等陆续有投资。今年投资了十几个项目。

有土壤才会有PE腐败 投行和直投应回避设PE基金

清科:近期媒体比较关注的PE腐败现象,也折射出国内VC/PE政策法规不健全的问题,东方富海是否关注过此类问题?

程厚博:所谓的腐败是要有土壤才会有腐败,肯定是管理体制里头存在着腐败的土壤,我们正儿八经商业化的基金腐败不了,想腐败也腐败不了。能腐败的一定是权力机构,或者权力机构的人。例如,现在有很多投行就给这个市场带来了混乱,投行的人一进如企业后就带了自己人脉或关系进去。可能它的投资价格比还别人便宜,因为他是投行,一般企业选中了投行以后不敢惹投行,企业一般都是满足了。

也许有还有其他的权力部门呢?腐败都产生在与权力有瓜葛的地方。这不是一个行业的问题,跟PE本身没有关系,其它行业同样。

清科:您怎么看投行自己也做基金?

程厚博:我个人觉得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应该在制度方面有更多的研究,譬如是否需要回避制度等等,这是一个要慢慢解决的问题。千万不能因为个案而否定整个行业,国家经济发展的未来要靠中小企业,而中小企业的发展非常需要天使投资,需要PE和VC。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会计培训班

内含报酬率

业务招待费

注册税务师报名条件

相关阅读